群芳楼大厅百人丝竹同奏,令人心醉神驰的乐声悠扬。两百步四方的诺大大厅,东西南三面,各摆十张长宽十尺二十尺的待客宴桌,足可容六人同坐而不拥挤。这些待客宴桌都是极为罕

众人中来回寻找说话之人

群芳楼大厅百人丝竹同奏,令人心醉神驰的乐声悠扬。两百步四方的诺大大厅,东西南三面,各摆十张长宽十尺二十尺的待客宴桌,足可容六人同坐而不拥挤。这些待客宴桌都是极为罕见的千年梨木一体塑造成形,上面雕满威武麒麟兽花样,豪华无比。北面主方不置桌椅,却铺上厚厚五尺高的狸绒兽皮,够容两人同坐。狸绒兽皮冬暖夏凉,皮面三色条纹同步角度呈现,颜色亮丽尊贵。由于狸绒出没罕见,不易捕捉,猎户得其一,可以生活数月。近百只狸绒皮毛铺成这样一个位置,令人咋舌。彤影三既是韩域彤氏的二代接班人,加上他出道以来,从不与人结怨生事,这次他出面邀请,冲着他面子,几乎所有的人都应邀而来。群芳楼大厅中除了阳翟城里面上得了台面的人外,韩域境内的各路江湖大豪几乎全都到齐,可说是冠盖云集,热闹非凡。彤影三一直在大厅笑脸迎宾,周旋来去,俨然宾主尽欢的融洽场面。但是事实上,现在群芳楼厅内的人,相熟者各据一方谈话,而这些分据各方的江湖豪客,平日隐藏着恩怨交错,使得大厅平和欢乐的假象背后,隐藏着怪异的气氛。除此之外,各种错综复杂、似定未定的局势,更是让彤影三担忧。他回到北面主方的中位坐定,观察着现场状况。鲁域闻派高手闻其道坐在彤影三左边隔一位,中间位置留给项羽。此番他对没被彤影三奉为首宾,心中十分不满。阳翟县丞李不同也就算了,就连项羽也爬到他头上,叫他如何能忍。如今项羽迟迟不下楼来,闻其道脸色越发难看,双手抱胸,眼睛斜视彤影三那边,双腿不耐烦地左右交替,谁都看出他有告辞离去的意思。要不是闻其道身怀代表鲁域闻派来和彤影三讨论两派结盟的事,否则肯定早就拂袖离去。他的贴身心腹任立,故意帮主子出头,声东击西不满道:“晚宴时间已过,为何还有两位主宾迟迟未至?”既是下人发问,站在彤影三背后的彤刚代答道:“县丞派人来报,他因为要送朝廷大员返回咸阳,恐怕得等到稍晚的顶楼会商时才能来。”闻其道来到阳翟城后,知道名逾遐迩的歌伎艳方竟被安排给项羽,原以为可以一亲芳泽的欲念被波了好大盆冷水。如今项羽人在楼上和艳方鬼混不下来,他终于忍耐不住,语带决裂道:“县丞公事繁忙可以理解,但是宇项就在楼上,为何还不下来?”彤影三明知到项羽和艳方两人正在床上享受于水之欢,隐讳难言。他亦了解,闻其道对安排艳方招待项羽一事心生不满。面对闻其道的诘问,绝对不能提及此事。顿时言语支绌,无法开口。想闻其道乃鲁域闻派第二把交椅的身分,各种安排接待竟然输给项羽这匹孤狼,叫他如何吞忍,闷哼一声后,有心无意般道:“看来少主并不是很在意闻派和彤氏两边缔结联盟的事。”彤影三想说只要晚宴节目开始,或能稍平闻其道的不满,连忙转身回应道:“闻兄千万不要这样,不等宇项,咱们现在开始吧。”未待闻其道回话,立即转身面对满堂等得不耐烦的来宾出声道:“感谢大家应邀而来,咱们这就开始晚宴。”“慢着。”正当丝竹乐声奏起,群芳楼最有名的‘阳波春晓’艳舞歌妓将出场跳舞时,闻其道起身大声阻止。被这一阻,丝竹乐声乱调,瞬即停止奏乐。只见闻其道睥睨大厅全场,挑衅质疑道:“不知道开头戏——‘阳波春晓’——是不是还由城内最有名的歌伎艳方率领表演?”“这!”彤影三知道艳方还在项羽床上,无法明白回答。‘阳波春晓’此曲乃是由艳方率领百名歌伎同舞,是群芳楼最有名的艳曲舞目,香艳绝伦,非亲眼无法口述。寻常人指名要看‘阳波春晓’,非得倾家荡产不可,如今安排在晚宴开场演出,众人早已经期待多时,如今乍听闻其道这样说,俨然艳方不会亲自出场,四下难免响起议论声音。鲁域跟随闻其道而来的八达拳练锋鼓噪说道:“没有艳方的艳舞,晚宴怎么开始。”厅内众人纷纷附议称是,顿时乱了起来,居然有人大声高喊要艳方快点出来跳舞。彤影三极难回答这事,不知该如何制止这些喊话的人。眼看少数粗鄙的江湖人士越说越难听,阳翟城内受邀来的那些不懂武功的文士商贾不禁皱眉担忧。大厅众人嘈乱喊声中,其中一名跟著闻其到前来的鲁域江湖人士八达拳练锋,竟然面向顶楼处高喊:“艳方,你这个婊子还不下来跳你的艳舞……”谁知这时项羽正好从艳方闺房走出,来到顶楼平台,刚好听到八达拳练锋这句话,顿时脑血上冲,愤怒不已,直觉开口反骂:“楼下那只野狗敢这样乱叫!”同时翻身跃落。项羽天威凛凛的声音犹在大厅众人耳中嗡声作响,人也从天而降,正落在大厅中间。端是这手十数丈空落的功夫,已经让众人大开眼界。大厅中除了彤影三和闻其道外,再无第四人能够。场面严酷。彤影三心中暗道:“该糟……会乱……”项羽金刚怒目,众人中来回寻找说话之人。不少人无法承受其目光, 老奇人精选单双二肖资料不自主低头。八达拳练锋见他这种虎威, 老奇人单双二肖公式乱了心神, 白小姐单双二肖公式不敢出声答话。一时满厅众人无语, 香港九龙图库精选资料声静可闻落地针声。打狗也要看主人,八达拳练锋受辱,闻其道当然不快。项羽目光搜寻看到闻其道不怀好意的眼神,停住与他四目交锋,不知其身分来历,喝声质问道:“刚刚那句话是你说的吗?”闻其道闷哼一声,道:“什么东西,这样跟我话?”迳自坐落位中。他身边的任立挺身道:“你是什么身分,凭什么问我主人话?”项羽还没开口,彤影三忙站出来圆场道:“闻兄是鲁域闻派的第二把交椅,他怎么可能说这种话,你千万不要误会。”闻其道大剌剌道:“第一次有人这样跟我说话,彤兄你看着办,要是没个交代,咱们也不需要再说。”随闻其道而来的鲁域江湖人士纷纷齐聚一边,韩域里的江湖大豪不知如何自处,议论有声。厅中不会武功的文士商贾名流,听到双方针锋相对,场面剑拔弩张,一触即发,开始悄悄离去。彤影三为难道:“你们两人不要这样,坐下来好好说。”他不知项羽已经答应终生照顾艳方,心里实在搞不懂项羽为何这么生气。闻其道风凉道:“看他那个样子,有办法坐下来好好说吗?”彤影三忙对蓄势待发的项羽道:“都是我的客人,宇少看我的面子,这事算了,不要这样。”项羽个性,不平则鸣,受侮则爆,但是彤影三对他百般示好,总不能让他难堪,忍声道:“就听彤兄所言,这事算了……但是所有人听清楚,艳方今后是我的女人,不再是群芳楼歌伎,给我放尊重点。”闻其道目光向那边鲁域来人示意,八达拳练锋从众人中跳出来道:“刚刚的话是我说的,你的女人又怎样?”项羽看他一眼,道:“你再说一次。”八达拳练锋心有胆怯,但是仗着身边十数名鲁域来的高手倚侍,鼓起勇气道:“你想怎样?”项羽揉身要找练锋晦气,怒斥:“找死!”闻其道旁边要命迎扑项羽,手中神奇亮出江湖传闻‘来去无踪’的‘回旋扇’,喝道:“你才找死!”彤影三原本站在两人中间,看出闻其道有杀人之心,想到项羽个性,真要是让他们两人对上,刘伯温一肖必中特资料势必非有死伤不可。转念至此,旁人无法看出的手法,彤影三倏地挚出江湖上传说‘是棍非棍’的‘虚三节棍’。出手对付项羽前恳切道:“宇兄,请再听我说一句话。”项羽听过‘虚三节棍’的厉害,但是见彤影三双手分明只持两根尺许短棍,何来三节之说?此事不容项羽多想,双手化力作刀,幻起霸王刀招‘十面’,意欲革掉彤影三双棍来势后,再冲过去杀人。闻其道见彤影三出手,自恃身分不能再上,扭身退到鲁域众人前面。尽管他好整以暇模样,其实已经看出项羽真正实力,暗忖:“这十几个人加起来都不是他一个人的对手……难怪江湖会有那些传闻……”彤影三出手,见项羽霸王刀招‘十面’幻着捉摸不定的去向而来,好生佩服,知道自己要是不展现真功夫,势必拦不住项羽。思忖瞬间,使出‘虚三节棍’的厉害变化。他双手中的尺许短棍,莫名变成两根三尺长棍,延伸变长的棍击,切入项羽刀招‘十面’之中。项羽本来就无力拼彤影三的念头,加上彤影三手上‘虚三节棍’生出的变化来势突然,空手实在无法应付,不得不退。彤影三见状同时收手,虚三节棍随之无踪。彤影三抢话道:“这事不要闹大,江湖方法解决。”此语既出,项羽当然不能强上。闻其道不以为然道:“你的意思是要练锋单挑宇项大侠吗?他在江湖上顶顶有名,两人身分相去太多,这不是叫练锋送死?他要是这样死在宇项手里,我以后怎么带人?传出去又怎么做人?”语顿,摇摆手中回旋扇煽风,道:“干脆我来接招。”彤影三皱眉困道:“为了一个练锋坏了大事,这样绝对不行……我是主人,你们听我公断。”闻其道好笑道:“话下道来。”彤影三拜托语气道:“宇侠,你要真想杀练锋,就必须出提出一个能让闻兄接受的办法,否则我只有站在闻兄那边。”以项羽个性,他愿意再三隐忍闻其道,就是感念彤影三的知遇,听他这样说,倒也没有生气。何况彤影三说的合情合理,要是自己逞强,匹夫冷目面对千指强行动手,就是不知好歹。项羽转念道:“这样吧,我要是无法一招杀了练锋,这事就算了,我宇项摸着鼻子自己离开。”彤影三转头问道:“闻兄……这样可好?”闻其道要让彤影三下不了台,微幌手中‘回旋扇’道:“当然不行,满厅众人除了你我之外,谁能挡他一招。”项羽知道闻其道故意刁难,但这事要是算了,传出去会变成项羽保护不了自己女人,连练锋都无法对付,心中猛地浮现一个想法,瞬间也将这个想法化为谋略计策。项羽大胆道:“这样吧,我只出一招,而且这招绝对不碰练锋……要是我不碰他而杀不了他的话,任凭你闻其道处置。”想要杀人,出招不碰对手,怎么可能有法杀人?大厅众人,无法相信,众皆哗然,议论纷纷。项羽分明是自找难看,要是他办不到,得任凭闻其道处置。光这事,闻其道当然不可能杀他,但是就算不杀他,也会将他作贱的十分不堪。如此一来,今日种种传到江湖,项羽将永远抬不起头来。闻其道心中大喜,却故作姿态道:“既然这样,我还能说些什么?”彤影三担心项羽道:“这样可以吗?”项羽自信道:“大丈夫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……但是我想先知道练锋用什么武器?”闻其道不知项羽算计,道:“他的外号叫八达拳,当然用拳。”项羽补充道:“好,既然这样就可以了。”闻其道迫不及待道:“那你们动手吧。”众人闪身留下大厅中间空地的同时,闻其道旁边提醒练锋道:“反正我们宇大侠说不碰你,也能杀你……不如你动也不动,免得被他变化莫测的功夫牵引……我到要看看,他如何杀人?”就如闻其道所说,要是练达还手,说不定会在项羽厉害招式变化下,引其挡势,反攻己身,如此造成不碰人而能杀人的效果。这也是彤影三唯一想到的办法,如今被闻其道说破,他实在替项羽担心。瞬间大厅空出地方。练达站在中间,想到自己挡也不是,不挡也不是,不免心惊胆颤。项羽出手前,眼神杀机掠过,道:“练达,你侮辱我的女人,跟侮辱我没有两样,去死吧。”练达见项羽恶狠狠而来,其势非自己能挡,硬着头皮不还手,还干脆闭上眼睛动也不动。就在此时,他耳边忽然传来项羽轻蔑的声音道:“你是笨死的……”随之察觉自己心窝被利剑穿透。他只知道自己是笨死的,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。善谋者,谋人之谋,又以无心化有心。刚刚项羽心中浮起这个念头后,同时想到一计,遂以任凭闻其道处置和不碰人而杀人诱使他同意。闻其道想遍各种可能,认为自己有必胜的把握,还故意点破项羽可以藉敌还手之势杀人的唯一办法提醒八达拳练达。殊不知他的提醒断了练达唯一活路,反倒死得更快。练达要是还手,以他的功夫,未必会死。但是不动手挡项羽的攻击,任凭宰割,岂不是必死无疑。这个道理其实非常简单,但就是太简单,以至所有人都没有想到。真正是机关算尽,无心化有心。刚刚项羽飞身扑向练达时,见练达真的照闻其道所说,闭上眼睛不闪不避,于是他空中一个回旋转身,落在鲁域一个带剑的人身边,牵引这人手中之剑,造成他掷剑杀了练达。完全符合刚刚提出的解决之道。闻其道看练达这样死在自己人手中,气得半死。彤影三想到项羽能够这样杀人,佩服不已。大厅中所有的人,无不面面相觑。项羽环视所有人后,道:“这事到此为止,我再提醒一次,没有人可以侮辱我和我身边的人。”闻其道听完,很想扑上,但是碍着身分,不能再闹大下去。他一时作不得计,愤忿拂袖欲去。彤影三怕他恼羞成怒回去鲁域,连忙追上道:“闻兄你去哪里,待会我们还要到顶楼商讨要事。”闻其道恨恨看了项羽一眼,道:“我知道……在事情没有了结之前,我是不会走的。”语毕,真的离去。鲁域跟他同来的人,同时跟在他身后离开。彤影三暗忖:这场晚宴怎么会变成这样?项羽正色询问道:“彤兄,你似乎有什么事情瞒我?”彤影三无奈道:“不是我瞒宇兄,而是没有机会先说。好好一场晚宴变成这样,一时之间,叫我从何说起。”

交了男朋友,一定会想他床上ok吗?而且当要发展到结婚时,一定要正视能力问题,毕竟是一辈子,虽然不能亲身体会,但是,这些细节暴露了他的能力,男人要警惕!而女人要多注意。

听DJ来深港Dj Www.Ik123.Com

 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男子斯科特·海恩内特和他母亲设计了一个小游戏,为居家隔离增加了乐趣。母子俩用锅碗瓢盆当中间装置弹起乒乓球,最终让球落进一个红色杯子里。视频中,两人尝试了很多次都投不进球,但依然玩的很开心。

,,马会幽默生活幽默解码图
上一篇:第五章龙血(5/233)    下一篇:没有了    

Powered by 刘伯温一肖必中特资料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